目前日期文章:200810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前兩周帶蛋蛋到台北辦事,下午就在忠孝東路MOS BURGER等邱sir下班,隔壁桌一位女士跟我聊天,問我是不是住附近,我說我住宜蘭、是宜蘭人,她很訝異,她說我的口音聽起來像台北人、不像宜蘭人,她說她有一個宜蘭朋友,講話有很濃的宜蘭腔!


講到宜蘭人,好像大家的印象就是仔仔的宜蘭腔!


甚麼是宜蘭腔?如果說閩南語,那我知道,就是酸酸、軟軟、ㄐㄧㄣˋ好吃的特別腔調。我個人還保有ㄐㄧㄣˋ這個說話習慣,因為我覺得這個音才能表現那種形容非常極致、extraordinary的感覺,至於其他腔調,我的閩南語以經聽不出來了!但是邱阿梓現在的閩南語講得非常溜,而且是道地的宜蘭腔,像是一個歐巴桑一樣哩!


至於華語,我就不知道甚麼叫宜蘭腔了!大家都說仔仔那種ㄢㄤㄣㄥ不分就是宜蘭腔,我卻從來沒有那種腔調,基本上我認為那根本是小學老師國語沒教好、叫做台灣國語吧!宜蘭人講華語,也絕不是都像游前院長一樣有濃濃的鄉土味,宜蘭人也是可以像一隻九官鳥一樣、可以講一口標準華語或是英語的啦!


may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昨天騎腳踏車在阿梓出去辦點事,順便到我娘家附近的超市買點東西。


一進超市,我就覺得那收銀員很眼熟,很像我高一時的同班同學,不過那個收銀員有些中年婦女的肥胖,五官是有點像我同學沒錯,但是身材感覺差很多。我又偷偷觀察了他一下,發現他走路的背影跟我同學很像,聲音也有些相同。於是我結帳時,便問他是不是孔XX。


她定睛看我了幾秒,驚訝得大叫。高中畢業後,我們整整有十多年沒見了。當時我們感情很好,後來分班之後就較少聯絡,高中畢業後更是完全失聯。讀大學時和出社會後,我曾試圖找她,後來都不了了之。


十多年沒見的老朋友再相逢,那種感動很難形容。我很開心她在我娘家附近工作,而且也嫁到羅東,以後要見面的機會就不少了。


may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上個辛樂克颱風才走,薔蜜又跟著來。我才搬回宜蘭不到兩個月,相隔15天就連續來兩個強烈颱風,是怎樣?中頭彩都沒那麼準!我開始懷念起陳定南,他在宜蘭當縣長的八年間,一個颱風都沒來過,呼應他當初競選的口號「要青天,選定南。」


言歸正傳,我們在兩個強烈颱風的侵襲下,沒有淹水,也沒有甚麼財物損失,但是精神上的耗損倒是不少。辛樂克颱風來時,我們這裡停電了20個小時。怎麼會呢?我們怎麼說都是羅東鎮,不是甚麼鄉啊村的。但是,我們的電力源頭是冬山鄉,而冬山鄉剛好是兩次颱風都淹水慘重的地區,所以我們連帶受到影響。



這次的薔蜜,我們家總共停電766小時,超過三天,我現在才剛重見光明沒多久!那種感覺很難形容,有種出獄的感覺!沒電所以沒冷氣,不過還好,這幾天天氣變涼,晚上睡覺不吹冷氣還得蓋被,沒甚麼影響。沒有電視、沒有網路,等於與世隔絕,手機也不通,得跑出門外才有訊號。蛋蛋的母奶冰棒,裡拜一一早就拿到我媽家去冰,而冰箱裡的食物,撐了一天之後,也在退冰前送到我媽家的冰箱去儲藏了。


may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