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607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昨晚和美國通電話到12點多,今天一早又起來發mail、通電話,早上和客戶及老美們conference call,結果是硬碰硬槓上了,老美根本不曉得客戶的心態,拼命老王賣瓜自賣自誇,而且還不了解我們的競爭對手到底是誰、我們面對的處境為何。搞到客戶中途掛電話離開會議,另外打我的手機跟我說沒什麼好談的了....!

唉,我也只能跟客戶說我已經盡力了,如果客戶可以幫一點忙就幫,不行就算了,我不會讓他為難,起碼我們可以維持朋友關係,至於客戶高層會做什麼樣的決定,就交給老天安排吧....!

其實,老美們應該是還有退讓空間的,我不相信我們競爭對手真的願意賠大錢接這個生意!我當然了解做生意就是要賺錢的,但是現在是什麼時候了,市場上還有這樣的榮景嗎?台灣還有多少客戶是有這麼大的生意量的???老美們什麼時候真的會跳脫出美國人的框框、站在世界的角度看事情呢?這個世界上除了美國,還有其他國家存在好嗎?地球上不是只有每洲一個洲而已耶!做這樣的工作真累,這個project進行了大概兩個多月吧,出差之前,我以為是我的溝通能力有問題,所以老美不了解。出差回來之後,我確認是老美的理解能力有問題!!!

這個公司大到可以與一個國家匹敵,我大可像公務員一樣一切照制度來,能做就做、不能做就算了,但是我對我的客戶有責任,不能把他丟到一個大糞坑後我就撒手不管,這是我最為難的地方!

我想如果我不是調到不需要面對客戶的部門去,那我就是得要認真思考是否要換跑道了,下一塊乳酪或許會比較好吃,雖然沒有一定,但是如果不試,you'll never know!


may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
  • 請輸入密碼:

邱大智又不曉得哪根筋不對了,看到他辦公室附近有一個房子出租,就跑去看、還很喜歡,30坪、月租四萬二,聽說原本租給日本人,地點是很好沒錯,但是我們是窮人家,哪有辦法去供一個月四萬二的租金,到頭來也不是自己的房子。因為這樣,我們有了一點小爭執,他認為搬到台北市住生活品質會比較好,我當然知道生活品質可能會比較好,但是負擔太大,不cost effective嘛,而且,租的房子總是沒有歸屬感,特別是有了孩子之後,房子不再只是一個house,而是一個home!

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,跟這個事件非常相關,劇情也頗奇特,或許可以發展出一個鬼故事或是電影呢!

故事是這樣開始的.....

老公帶著我去看那個地點在市中心的apartment,由於已經和仲介先聯絡過,門沒上鎖,所以我們便自行入內參觀。屋內家具齊備、裝潢整齊,看起來裡面還住了人,我們參觀了各個房間,原住戶的衣物用品都還在原處,後來又出來到客廳,這時仲介帶進來了另外幾組有意租屋的客戶。

客廳鋼琴上擺了許多了照片,是原住戶日籍夫婦和小孩的照片,當一群人正在看照片的同時,突然原住戶回來了,日籍的先生表情嚴肅,連忙上前將照片都收到包包裡,不想讓其他人窺探隱私吧!這時,突然那位日籍太太上前來拉我、要我幫她,說只有我能幫她,他要我幫她翻譯,我沒想太多,只想我可以用英文幫她與其他客戶溝通吧,that's it!於是日籍太太領我往主臥室去,她要我看他臥室內散亂一地的衣物,問我「你看到這些朋友了嗎」?我什麼都沒看到啊!但不一會兒,衣物開始在空中飛舞,這些所謂的朋友們也現身了,雖然有點毛骨悚然,但是我感覺不到他們有惡意。這位日籍太太說:「住在這裡這些日子,我已經習慣了」。她又帶我到陽台去,陽台的鐵窗欄杆已經蛀鏽到似乎輕輕攀折即可斷裂的地步,日籍太太前去推那鐵窗欄杆一把,那欄杆幾乎腰斬往外斷裂,她說:「這個房屋仲介太惡劣了,這樣的房子還要租人,這個欄杆不是保護人的,根本會害死人」。

我同日籍太太回到客廳,於是帶領其他客戶參觀房子,當我正準備要將房子的缺點告訴大家時,大家已經看到地上的玩具無人操作就自己動起來了,同時,那些「朋友」們也現身了,當下所有人馬上衝出屋外,我當然也想走,不過日籍太太突然倒地,抓著我的腿,我無法抽身,我突然了解日籍太太也是one of the 「friends」,但是,我還是感覺不到她有惡意,她的眼神還是要我幫他,這時候我奮力一抽腿,出門往樓下跑去,出屋外不一會兒便是碼頭(註1:這就是夢境不合理的地方,怎麼市中心會有碼頭呢?),我跳上渡船就離開了這個地方。

故事到這個地方似乎要結束了,但是第二天,我和舊識聊天吃飯,聽說one of the 「friends」跟著某人回家了,所以又是另一段驚悚的故事的開始...(註2:感覺很像好萊塢拍恐怖片的手法,horrors never end!)


maymy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